破解悬念:合成营“问路”水际滩头

文章正文
2019-12-18 19:21

破解悬念:合成营“问路”水际滩头

第72集团军某旅合成一营官兵在实兵对抗演习中突击登陆。 王伟庆 摄

合成营重在合成,也难在合成。对此,陆军第72集团军某旅合成一营营长李伟深有感触。

面貌一新的合成营,让他喜忧参半:喜的是,与兵种营相比,本营编制增设了营参谋,建起了“中军帐”,有关兵种分队齐全了;忧的是,本营装备兵种组成杂、力量合成难度大、独立遂行任务多,对营级指挥员指挥能力、知识结构等都是很大的考验。

从编制合成到战斗力合成,绝不会一蹴而就。回忆起前段时间那场实兵对抗演习,李伟依旧心潮澎湃。

那是他从军以来经历过的实战化程度较高的一场演习。坐在营指挥车里,下海上岸、翻山越岭,一路“敌情”不断、险象环生……合成营能否独立遂行作战任务?全营目前的训练水平能否经得起检验?当演习的硝烟散尽,一连串悬念的答案在近似实战的对抗和实打实的复盘检讨中,逐一浮出水面。

特情不断,放手让营自主指挥到底行不行——

营长配上“智囊团”

演习时,合成一营被编为某方向夺控队,担负主攻任务。营长李伟担任夺控队队长。

时间回到突击上岸的当天清晨——

舰船摇晃,战斗在即,李伟一夜未得安睡。天色刚刚微亮,他就急着钻出登陆艇。

放眼望去,李伟不禁吃了一惊:大雾弥漫、海浪汹涌,海况比之前预想的还要复杂。加之将要下海的两栖装备数量比以往多了近一倍,对于能否按时安全登陆,他心里没底。

想想前期的临战训练准备、千余台次装备上下登陆舰训练、数千个摩托小时消耗,官兵们个个摩拳擦掌,李伟也决心按照上级既定部署组织泛水,“即使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!”

上级不时通报侦察情报。抢先登陆的侦察队向“敌”纵深挺进,个别方向已经与“敌”交火。

李伟命令首席参谋与上级实时对接水文气象情况,作战参谋到观通站对海况加强观察,副营长做好随时指挥装备下水的准备,副教导员带牵引车随时做好装备抢修准备……

一切准备就绪。李伟通过电台下达指令:夺控队所属的各攻击队、两栖装备,从各登陆舰、艇依次下水,在雾中依靠定位导航系统直插岸滩。

指挥车泛水后,李伟在指挥席位上实时掌控各攻击队、各单车行动。

一组组特情密集报来:“接上级通报,左翼海上通路封闭”“战斗预备队3台车辆偏离航线”……面对这些突发情况,参谋人员各司其职、高效运转,实时掌控态势,主动研判情况,提出决心建议。李伟果断定下决心,启用应急预案,调整左翼部署,临时改变航线……突发情况被一一化解,夺控队顺利向岸滩开进。

营指挥员能够实施如此高效指挥,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。过去,营长一人承担指挥、决策、处置工作,恨不得长出“三头六臂”,即使全程对着电台吼,指挥控制不顺畅、情况处理不及时的问题也难以避免。

李伟告诉笔者:“指挥员配上了‘智囊团’,营长、教导员就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研判态势、定下决心这个核心环节上,指挥控制相对更从容了、更精准了。”

通信失联,靠自身兵力能不能打——

“车马炮”不再“走单骑”

经过远距离直航,海雾逐渐淡了。红方正在加速向岸冲击时,蓝方实施火力打击,企图阻红方于海上。

火力参谋向上级召唤航空兵火力支援,夺控队成功登陆,且战且进。

“虽然双方互有损失,但作为红方主攻力量,总体上己方兵力、火力占优。”李伟说,合成营自身要素齐全,而且背后有上级在侦察、火力上的体系支援,战斗初期进展顺利,“敌”一线据点被逐个突破。

但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随着向“敌”纵深挺进,战场上电磁环境愈加复杂,电子干扰如影随形,目标信息真假难辨,对手动向捉摸不定……作战参谋突然报告:向旅指挥所反复发信,均未得到回复。原来,通信联络已中断。

指挥车内气氛陡然紧张。

夺控队担负主攻任务,没有上级指挥和支援,如何拿下目标?李伟额头急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“老李,这次我们只能靠自己放手一搏了!”教导员汤超在一旁说道。

李伟镇定下来,综合前期上级的情况通报和前方侦察组回传的情报,判断“敌”电子干扰站可能位于6号高地。

6号高地是“敌”防守区域前沿制高点,也是夺控队向纵深进攻的必经地。

“‘敌’必争,我必夺。”李伟重新调整部署:侦察组继续向6号高地附近渗透;各队按照任务向6号高地及附近高地突击;下车载员与装甲车辆交替掩护,注意搜索“敌”反装甲火力点;火力队注意控制弹药使用量,确保用到关键处;战斗预备队要加强后方观察,防“敌”包抄……

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“如果不是编有侦察力量,合成营单打独斗,就是在下‘盲棋’;如果不是拥有强大火力,不能对‘敌’火力反击,全营都要成‘炮灰’;如果不是编有支援保障力量,单独依靠步兵破障‘伤亡’定会很大。”回顾失联后的战斗,李伟心有余悸。

越向前进越艰难。当夺控队攻至6号高地前沿时,蓝方居高临下,多种火器同时开火,红方“伤亡”陡增。

6号高地配有蓝方重兵,尤其是山顶的2座碉堡,控制着整个岸滩一线。雪上加霜的是,红方进攻受挫之时,蓝方还出动兵力实施逆袭。李伟试图加大兵力进攻,但仍撕不开口子,夺控队的“伤亡”数字不断上升……

李伟再次调整进攻部署。随着一波接一波的火力反击,逆袭蓝方大部“被歼”,碉堡的火舌也被压制下去。李伟接着下令:“作战参谋,令装甲火力实施正面压制,步兵载员侧后迂回……”

随着夺控队接连打出“组合拳”,蓝方阵地被红方蚕食。经过导调组4次裁决,夺控队逐渐占有兵力优势、态势优势、战斗力指数优势,最终夺下6号高地。

战斗至此,夺控队与旅指挥所恢复通联,受领与其他夺控队合围蓝方核心阵地的任务,继续向前挺进。

最终,各个夺控队对“敌”核心阵地形成合围态势,取得胜利。

“合成营‘车马炮’俱全,失联不失战斗力。”李伟说。

背水攻坚,最严峻的考验是什么——

“精神合成”至关重要

虽然赢得了对抗,但走下演兵场,李伟心情依旧难以平静——

未来战争不仅是武器装备等物质因素的抗衡,还有作风意志等精神层面的较量。假如战争真的来临,官兵在陌生战场与敌短兵相接,能否冲锋向前、刺刀见红?一旦战损过大,能否不畏牺牲、拼杀到底?

实兵对抗中,尽管“90后”“00后”青年官兵没有经历真正的战火洗礼,但合成营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中扛住了重重考验——

某攻击队队长侯阳阳,带队连续夺占2个高地后,接到参加合围蓝方核心阵地的命令。他不顾体力透支,强忍身体不适,带领步兵载员迂回穿插,攀崖壁、过障碍,成功冲上蓝方核心阵地后晕倒,被直升机紧急送往医院抢救。

侦察排排长童亦蒙,夜间孤身一人,手划竹筏渗透上岸,在蓝方阵地前沿潜伏两天两夜,躲过蓝方士兵和军犬多次搜索。他渴了喝溪水、饿了啃干粮,忍受着蚊虫叮咬,给营指挥所传回5条重要情报。

步兵班班长邵卫,轻伤不下火线,在连队决定让他退出演习时,坚决请战,穿插时不慎跌伤膝盖,血水渗透裤管,他仍然带领全班战士猛冲猛打,跟随连队连克2个高地。

上等兵卫生员冯嘉鼎,抢救战友5人,在某高地五上五下,最终自己累倒在地,被抬上救护车……

一幕幕战斗场景、一个个有血性的故事浮现眼前,李伟坚定了自己的判断:合成营绝不是兵种合成、武器叠加那么简单,而是“实力合成”与“精神合成”的相融。

复盘检讨,合成营的战斗力短板究竟在哪儿——

把问题解决在“那一天”来临之前

战火硝烟刚散,复盘检讨又起。

合成营的战斗力短板究竟在哪儿?他们从这场演习中细细查找、逐一剖析。

李伟介绍说,合成营组建以来,每年都要组织一次实兵实弹战术综合演练,但在上级的编成内参加体系对抗还是首次。

在夺控队的复盘检讨会上,各级按照战斗阶段划分,采取自查与互查相结合的方式逐级检讨。

“装载训练平时没少搞,为啥到了‘见真章’的时候却效率不高?”

“人车协同是看家本领,为啥置身近似实战的环境中却发挥不出优势来?”

“配属的陆军航空兵火力迅猛,为啥有的指挥员却把他们忘在了脑后?”

“单车战术在训练场上个个都能过关,为啥到了‘战场’上却不善于利用地形、缺少了交替掩护?”

……

一连串的“问号”,问得参演官兵头皮发麻!

他们说,幸亏这只是一场演习,要是真的上了战场,如此这般都可能带来血的教训。

讲问题不遮不掩,查短板直击要害。夺控队从实战意识、指挥素养、兵种协同、单兵素质、情报共享、综合保障等方面梳理出15个主要问题。

拿着“沉甸甸”的问题清单,李伟说:“这里既有合成的问题,也有各兵种、各专业、各人员战术素养参差不齐的问题,都是合成营在日后训练中亟待解决的。”

对抗结束了,对打赢的求索还在继续。李伟给自己提了几个问题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每一个问题都能让人惊出一身冷汗!”

——如果蓝方电子干扰切断的不仅是旅营通信,还有营连通信,营连依靠电台之外的其他通信手段,会不会降低指挥效率?各级指挥员该如何有效指挥控制部队?

——演习之前,夺控队就得到了电子对抗力量的加强,但演习中始终未能指挥所属电子对抗力量对“敌”实施有效反击。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,合成营指挥员的指挥素养究竟该涵盖哪些方面?

——失联以后,如果蓝方组织若干架次武装直升机对夺控队居高临下突击,打乱夺控队战斗部署,事先准备的几招防空“绝杀计”还能不能奏效?

“这些问题,或许会在下一场实兵对抗演习中找到答案。但事关战斗力的事等不得,现在就得研究对策,拿出招法!”李伟说。

(责编:陈羽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